合作网站账号登录
  • 您的用户名中含有非法字符或为纯数字,请修改成包含字母,数字,下划线或中文的用户名
  • 原用户名:
  • 下次修改
X 关闭
当前位置: 文章中心 > 商城公告 > 看似悖论的“按次付费”互联网健身重回江湖,这一次能走多远?

看似悖论的“按次付费”互联网健身重回江湖,这一次能走多远?

发表于 2017-08-08 11:25 浏览:91次发布者:七加二小编

互联网健身的“按次付费”模式在过去两年经历了一次潮起潮落,在第一批尝试者纷纷宣告失败之后,新一波的创业者如今卷土重来。近日,蜂狂运动获得700万元天使融资、加糖获得1000万元Pre-A轮融资的消息,让健身行业把目光再次投向在以“按次付费”这一此前被认为是伪命题的健身市场。


按次付费的健身模式在2015年第一次兴起,随着体育产业迎来“野蛮生长”,小熊快跑、燃健身等众多互联网健身涌入市场。主打按次收费的燃健身2015年一亮相就融资1500万美元——如今当我们再次打开他们的App时,最近的一次用户更新时间定格在2016年12月。


▲蜂狂运动的团课场景


“健身行业的核心资源被线下散点式高度垄断,燃健身是纯互联网切入,烧钱补贴用户和场馆两端,做的维度很多没有聚焦点,失败是必然。而我们聚焦一个品类,就是按次付费的团课。”谈及“前浪”的失败,蜂狂运动CEO康少对懒熊体育说。


加糖的创始人郭志伟告诉懒熊体育,融资后公司重点将放在线下健身房的建设,初步定为团课+器械自助的形式,主打团课且按次付费,器械自助则以月卡形式呈现给用户。还有一家正在北京望京地区装修的米哈健身,提出了更极端的“按分钟付费”概念。


曾经备受质疑的“按次付费”的互联网健身模式又回来了?


健身房是否能够“按次付费”,这是健身行业探讨多年的问题。传统健身房认为这是一个伪命题,“按次付费”给了用户极大自由,无法保证传统健身房持续稳定的收入,难以收支平衡,所以店面规模较大的传统健身房一直以年卡的形式获取用户。另一方面,在传统健身行业发展初期,很多人办了年卡之后,因为惰性与运动意愿等原因,实际到店次数并不多,那些看上去很便宜的年卡,实际平均单次消费的价格却一点也不便宜。


随着行业发展,以月卡形式为代表的新型健身房如乐刻、光猪圈健身,降低了用户健身的门槛,还凭借智能健身提升了健身房的运营效率。光猪圈健身董事长王峰表示,2017年上半年,光猪圈平均单店售卡253张,平均到店率36.8%,41.13%的会籍卡复购率也远高于传统健身俱乐部的17.13%。


超级猩猩从2014年成立就主打按次付费,核心产品包括团课工作室和24小时健身舱,通过微信平台可预约课程,全部按次付费,其中健身舱50-300平米不等,晨练30元/时,其他时间50元/时,团课单价40-80元。超级猩猩可以说是按次付费健身的代表,几十元的团课任何人都能消费得起,而且越来越受欢迎。事实上,如果按次收费能达到很高的复购率,就是真正做到低价高频,每年的销售额同样可以很可观。


▲超级猩猩的健身舱


以团课为主、按次付费、高频低价、注重线上及线下运营、以CBD为核心的地理位置优势是现阶段互联网健身区别于传统健身房的主要特点。


康少在2014-2015年担任创业黑马华南区的副总经理,期间看过不少健身项目,他发现所有从线上流量端切入的,不管是工具还是社交的O2O平台都很难变现,因为健身行业的服务场景和变现场景都在线下。在建立蜂狂运动时,康少选择了从线下切入。线下无非是场馆和教练,蜂狂运动选择从场馆切入,已经拥有4家直营店的蜂狂运动,每个店大概在200平米左右。


“我认为中国目前健身行业处在一个粗犷的发展阶段,健身行业处于消费升级的阶段。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就想把团课品类拿出来,做成爆款,并且按次付费,不给用户压力。”康少说。


在获得京基集团1000万元Pre-A轮融资后,已经拥有数十万线上用户的加糖也将目光放在了线下。


曾在腾讯做过7年产品经理的郭志伟,2011年创业做母婴电商后被一家上市公司收购,2015年底在体育O2O的大环境下,线上运营经验丰富的他借势进入体育行业,加糖App在2016年3月正式上线。


“当时做的项目比较多,重心是技能共享,加糖为用户提供一个平台,可以在我这上面约技能达人教自己。后来发现这些人形成不了合力,所以在去年(2016年)7月份的时候决定专做体育一个方向。”郭志伟介绍,现在加糖App主要包括跑步、户外、街头健身和球类四块业务,付费用户高达十万人。


一年的时间,郭志伟与小型健身房、私教、游泳馆、篮球及羽毛球馆合作,将加糖线上的用户群体导流到线下各个场馆,为用户提供订场服务。在合作中,郭志伟发现与健身房、教练的合作并不是很好,于是想自己深入到健身领域,将积累的线上用户转化到自己的健身房形成消费。


郭志伟向懒熊体育透露,将要建立的健身房与超级猩猩和乐刻不会有太大区别,以按次付费的团课为主,还会有器械自助区。


正在装修的米哈健身将于8月中旬在北京望京地区试运营,创始人郭文昊告诉懒熊体育,米哈健身的收费模式是“按分钟付费”。从2004年开始为健身房做健身策划,自己也做过4年的肌电训练,在健身行业摸爬滚打十多年,郭文昊的目标是让用户想去健身房随时能去,不需要年卡和月卡等门槛,“其实就像肯德基一样,想吃的时候随时进店”,郭文昊比喻到。

 

5毛钱每分钟是米哈健身的收费标准,这不仅仅是针对用户群体,还有教练。“我提供的是一个平台,把场地开放给教练,教练可以带学员来这儿上课,需要教练交场地费,但课时费还是教练的。”郭文昊解释说。


与蜂狂运动和加糖相同,米哈健身也通过App来预约课程,场地主要分为有氧区、器械区和操课区,提供健身服务、私教课和运动衍生品。


低门槛定价是互联网健身吸引用户的杀手锏。据懒熊体育了解,按次付费的团课单价一般在40-100元,每天的排课量在6-8节。“如果每天按照100人次的客流量计算,每个店每月营收在15万元左右,利润4-5万元。”康少说。


郭志伟表示,加糖团课的价位会在几十元,有场地费为前提的米哈健身,在团课费用上相对较低,郭文昊透露,一节团课可能10-20元。


低门槛定价是互联网健身获取用户的第一步,但低价的团课能够保证用户的高频消费吗?这是很多人不看好按次付费健身的原因。


“以前健身房有10年卡、5年卡、年卡,到现在的月卡、次卡,说明健身行业逐渐从高价低频向低价高频模式过渡,也是健身行业的趋势。”康少透露,蜂狂运动大多数用户来自传统健身房,以女性居多。


“Soul Cycle就是按次付费,并且把动感单车做成了爆款,店面在200-500平米。Soul Cycle 抢占的是单车品类,而我们把团课做出爆款,抢占的是团课类品牌的认知。”康少表示,考虑到中国目前健身领域的现状,国内消费者的健身意识以及消费习惯还不成熟,只有低客单价才能吸引到用户,当用户养成一定的健身习惯后,再提供费用相对较高的团课或特训营,一次性打包12次课进行售卖。


美国健身品牌Soul Cycle,专做动感单车


康少提到的Soul Cycle是美国一家专门做动感单车的健身品牌,与国内的互联网健身不同,Soul Cycle每节团课是34美元,价位超过一般健身人群承受范围,专门针对中高端人群,很多明星也经常出现在Soul Cycle的健身房内,比如大卫·贝克汉姆,尽管客单价很高,也非常受欢迎。


根据 SoulCycle 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首次公开募股书显示,2012 年收入3620万美元,2013年收入为7530万美元,2014年收入为 1.12 亿美元,2014年的净利润为2533万美元,净利润率达22.6%。但在2016年,两名创始人Elizabeth Cutler和Julie Rice都宣布辞职,Soul Cycle在纽交所上市的事也搁置。


对于用户高频消费的问题,高质量的团课内容及教练能力是吸引用户高频消费的基础。懒熊体育了解到,超级猩猩目前累计的付费用户量达3万,每天到店人数超过200人,在互联网健身的模式下,人们充分利用碎片化时间,零门槛的健身模式也为小白用户提供了便利。


懒熊体育通过接触几家互联网健身房发现,从地理位置上来看,这些互联网健身大多选择在CBD商区及写字楼,正在装修的米哈健身选择了阿里的楼下,超级猩猩的“全能店”设在北京工体内,蜂狂运动选择在广州的CBD商区,而加糖准备在写字楼区和社区间各建立一家健身房。


“我们主要是2B的业务,楼上除了阿里,还有好多创业公司。”郭文昊透露,正在与银行建立联系,实际上是B2B2C的业务模式,通过银行不仅能够涉及到内部员工,还可触达银行的会员。


同时米哈健身已开发自己的App,核心是向用户提供健康数据的服务。已设置一套身体数据系统,定期为到店用户监测身体数据,用户可以根据监测数据自主训练,也可选择教练为其制定训练方案。


运营是互联网健身的关键,流量变现是互联网模式获得营收的主要方式,吸取上一波互联网健身O2O模式的经验教训,如今的互联网健身意识到线下的重要性,原来的互联网健身属于纯线上,没有自己的线下实体店,用户也导流到别人的场馆内,而现在则是将线上的用户导流到自己的场馆进行流量变现。


那么,如何保证健身房的盈利是判断互联网健身能否走下去的直接因素。通过懒熊体育的调查,蜂狂运动的4家健身房每个面积在200平米左右,每家店面的装修成本在40-70万元,加糖准备创建的2家健身房面积在200-300平米,每家健身房的店面装修成本预计在80万元,而正在装修的米哈健身表示,店面达500平米,装修成本为150万元。


根据每节团课40-100元的价位,如果每天客流量是100人次,康少表示,蜂狂健身单店的营收是15万元,盈利4-6万元,9-15个月可以收回成本;郭文昊表示,如果米哈健身正常营业,预估单日营业额是1万元,利润率在40%,那么一年之内即可收获成本。


由于北京的租金较高,郭文昊透露,米哈健身接下来会选择二线城市,因为正在装修的米哈健身每月的成本在15万元左右,而通过他们的调查,二线城市健身房每月的成本只有5-6万元。


与蜂狂运动、加糖不同,米哈健身的团课分为两种形式,一种是没有教练、无需预约的团课,场地内有LED大屏视频播放团课内容,用户只需交场地费;另一种是有教练的需要预约的团课,除场地费外,还有团课费,但基本在10-20元左右。


成立一年半的蜂狂运动目前在微信端的用户已有几万人,康少表示,付费用户的转化率是33%,月留存率是28%,下半年将在广州开设到10家店面,明年会选择在北上广扩展开店。;还在筹划建立健身房的郭志伟表示今年将在深圳至少开设3家;而郭文昊告诉懒熊体育,米哈健身不急于扩张店面,建立一套良好的运营机制是关键。


潮起潮落间,新一波“按次收费”的互联网健身有备而来,在吸取了前辈们的失败教训之后,他们这一次又能走多远?

2017-08-08 11:25
商城二维码
Copyright©2004-2016 7jia2.com 天津七迦二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备案证书号:津ICP备14004534号-1 ICP证 津B2-20150003
七加二提醒您购买户外保险 保障出行安全 匿名举报和网站建议直通车 CEO邮箱:marketing001@7jia2.com
七迦二旗下网站: metasolo源一云商 约伴 装备酷